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| 8th Apr 2013 | 一般 | (2 Reads)
也許我們只是“萍水相逢”,也許我們只是“匆匆過客”,也許我們正的只是“曾經愛過”…… 回首往日,憶昔往事。曾經種種縈繞耳畔,我想——我們只是彼此依賴過。還應記得,身處濛濛細雨時,你是否想過------讓時間在此刻停下腳步?沉浸在濃濃浪漫時,你是否惦記——彼此過得怎樣?當幸福支離破碎時,你是否感傷——結果為何會這樣? 是不是付出一定就會回報?難道愛也會打折?人總是會變的,可我沒想到——你、居然會變成這樣…… 緬懷過去,那曾經是多麼天真無邪!那曾經是多麼天真可愛!那曾經是多麼彼此透明!可現在,我從你眼神中再也看不到曾經過往,你變了,從靈魂開始蛻變,從我的世界裡再也找不出你的點點滴滴,“憔悴損,有誰堪摘?”你不知在何時,褪去了當初的羞澀,華麗的外表下是一顆麻木的心,沒有了當初對美的追求,沒有了當初對品格的篤信,沒有了當初對陽光的愛戀…… 還記得那個暖夏,我們為了躲避世俗,躲到村外小樹林去冒險。那兒把世俗的大人們拒之林外,他們說我倆都是膽小鬼,可那確實是漆黑一片,雖然害怕,而嘴角卻都蕩著漣漪。那兒沒有月光,但我們的心卻很明亮。樹葉婆娑,沙沙作響,笑聲與其交織著,清風吹過,把快樂帶到了身邊,具有冒險精神的夥伴們,帶著我們鑽進了玉米地,我們牽手,幸福的擁抱自然。她的玉米給你一半,我們樂此不疲。 七月七日雨,黃色雨傘下洋溢著甜蜜,躲雨,你我不語,勝卻千言萬語。沒有塵世的世俗,彼此心如明鏡,“天然去雕飾”,雨後總覺暖暖。不曾被淤泥所染的荷,是不是被雨水清洗得更為清新?好美,好美…… 然,美好的總是短暫的,請風徐徐吹過,逝去了那個暖暖的夏天。斗轉,星移,海枯,石爛……時境變遷,清風帶走了思念。 你我再次相見,相見在暖暖夏天,卻形同陌路,互相問候,只剩那種溫柔,再也找不到牽手同走的理由,我們最後難免淪為朋友。 你變了,我對你好陌生,甚至不習慣你的語言,你的著裝,你的一顰一笑似乎都隱藏著陰謀。你變得無情,無信。“我們之所以愛一個人,是由於我們認為那個人具有我們所尊重的品質”,曾經我們彼此相守,或許是因為我們彼此擁有可尊重的品質吧。然而,你已不再是當初那個與我頗有默契的知己,我們生活在地球的兩極,本不是一個思想,又怎能乞討微微共鳴?本不是一路人,又怎能奢望長相廝守?本不是一個地域,又豈能渴求同甘共苦? 也許,濛濛細雨時,你不曾想過永遠;也許,濃濃浪漫時,你不曾惦記彼此;也許,幸福破碎時,你不曾感傷。原來付出也許不會有回報;原來愛也會打折。我的世界依然沒有世俗,而你,在我的世界裡漸漸模糊,直到漸漸消退……不管是曾經的愛,還是匆匆的過客那段美好的回憶我會永遠珍藏與心間的每一個角落,它是曾經最有力的見證——見證我們的快樂。 清風逝去了那個暖夏,但逝不去我心間的那份美好;我願意從你的世界裡離去,我只希望你可以真的幸福,清風徐徐輕撫臉頰暖暖的,嘴角蕩起漣漪,沒有你,我依然會幸福……

| 3rd Apr 2013 | 一般 | (2 Reads)
公交車從我身旁呼嘯而去,我對自己說不可以錯過它,我拚命跟隨它的未身跑去。 第一年來到這個南方城市時,姐姐還在學校讀書沒回家,奶奶倒是去了車站接我,可沒見到姐姐心裡有著失望。那時的自己好羞澀又孤傲,一路都很少說話。坐一個多小時的公交回家,看著窗外的高樓心裡很煩憂但表面上仍不動聲色,默然無語。我想到一篇文章裡寫到的故事,兩個南下的青年在一個繁華的都市裡指著那高樓,甲說,有天我一定要住進這高樓裡,像個城市人一樣生活。乙說,有天我要成為這個城市的高樓工程師,設計出讓城市人驕傲的高樓來。然後他們在車站揮手告別。若干年後,甲仍在為他的高樓夢節衣縮食辛勤工作還著房貸,乙已經是這個城市高樓開發商們爭搶的名工程師,在這個城市安了家,衣食無憂。到現在想到這個故事時,還是看不透,一直不明白甲的辛苦乙的成功,同樣的渴望幸福卻有著這麼多的不一樣。 我望著窗外心裡想到,生活就是這麼的賤著,可有更多人都在其中,賤賤的愛著它,再厭都絕不肯丟棄。 我來到這個城市那年,剛搬了新家,我和姐姐住一個房間一張床,我們都還是沒長大的孩子,只是已不再像小時候那樣吵鬧,我們都有自己的小秘密自己的公主夢,再和姐姐分開的那一年裡,我們互相寫很多信,姐姐的信不可以寄到學校,每次都有爹在我從學校回家時交給我,姐姐的信很長,有時很多淚水浸濕模糊了字跡,我每次看完信都躲在被窩裡哭,心裡有好多壓力好多孤獨,那時候越來越沉默,心裡瘋狂的想去流浪,和所有人不告別默默的走。 姐姐知道我所有的秘密,一直以來姐姐在我心裡都有別人都不知道的重要。生命裡,除了奶奶,姐姐是第一個陪我走的最遠給我最多愛和溫暖的家人,一直都是。奶奶離開後我有很久的悲傷不能釋懷,可姐姐一直在我的世界裡,我是絕不肯不設防的。07年的最後一天,我特意跑到公話廳給姐姐打電話,告訴她我愛她比愛爸媽還多,要姐姐答應要一直一直最愛我直到我生命裡收留我的那個人出現,姐姐在電話那端笑著答應,我在電話這端又哭又笑。這些話我在姐姐面前是絕對說不出的,就像我總在姐姐面前撒嬌扮可愛,姐姐總毫無理由的凶我又哄我,我們都是把情緒放好深又感性的丫頭,那些愛都是默默的,但在我們彼此需要的時候,我們會一直是彼此生命裡是最暖最牢的依靠。 麗在她的文章裡說我們是彼此的年少,我一直愛著麗的善良堅強不服輸,就像麗一直說的羨慕我的遠方,想陪我一起去流浪。舊年裡和很多人告別,凱凱、海鵬、麗、宗、菲。這些在我生命裡承擔我很多任性,驕傲,給我很多溫暖和前行的力量,教會我長大,陪我從迷失裡走出來,一如既往的相信我的優秀即使我曾經真的放棄過,純粹的為我孩子氣的哭過笑過包容我愛我的他,我一直都好珍惜好愛,即使我們說好了要相忘於江湖再不聯繫,即使我們因為生活忙的不可開交,淡了聯繫,即使即使在以後的生活裡我們都在彼此的生活裡都越來越遠,甚至再沒了聯繫,可在我心裡面,他們一直是家人絕不是過客。 我懷著美好的願望想念他們,我想,有天我們還要相遇。而姐姐,我知道會在他們離開我的空白裡,會一直一直守在我的生命裡,不管遠方究竟有多遠,我們都要一起。 新年了,心裡的那份空缺,我想我大概已經知道。杜杜說他相信宿命論我也信,蕭說成長是一件不可遏制的事我開始認同。那些遠去,或許是生命的不斷豐盈裡不能避免的,只是我想,我的寶貝們要一直都好,都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