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« 上一篇 | 下一篇 »
| 1st May 2012 | 一般 | (2 Reads)
過於美滿的,就叫做故事吧;幸福到超乎尋常的故事,就叫做童話吧。 在乍暖還寒的雨季裡,努力在找一個好的故事,幸運的話就能找到童話。 逛書城的好處就是可以隨心所欲地尋故事。不用管它的版次,不用管故事的古老程度,但凡自己願意被其吸引了,便會伸手將它捧在手中,雖說不算如獲至寶,起碼有了心儀的滿足。讀書需要的一種愉快心情,購書需要的是一份獲取的喜悅。 閑靜少言,沉浸享受,與活在故事中的靈魂交流,從容且又淡定。並非由於寂寞才去閱讀,當現實需要自己迴避,當干擾成了紛繁交往的阻礙,不如將自己沉醉於書中、故事裡,權且當作了消遣。 故事很美很幽雅,美的人或者事,都在錯綜著交匯成牽動的細節,如果真的可以視為一片雲,那也會是如織錦般得奪目。喜歡那種清幽地滲透和侵蝕,折回復又舒展,只為了讓人希望可以等到一個想要的結果。只是,真的可以值得回味的結果通常都不能過於敦厚,諸事諸人,都該有各自的命運,若不能解散,若不能動搖著,過於融合而不知道退縮,怕不能接近原形。 當相信故事相信童話是人生活的寫真,怕也是一種對文字過於執著的表現。“愈是酣暢的夢,醒後愈無法回憶;愈是交融的生活,文字愈無法記述。”只是幸福不容易入筆,心境不容易聚攏,對於看慣了個性化自由的文字堆積,或孤寂閒適,或慵懶回憶與遐想,如今需要的怕也不過是這類小小的感悟與感動。 聽友說起看字習慣了躲起來獨享,認真與專注,想必多時會有那種看這落在紙上的字會提起心頭的事的惆悵。純粹的文字,當時的事實,在不同的眼裡便是不同的錘煉。 縱覽書城裡佈局,小說類會擺放在顯眼的堂前,散文與詩歌大多避世般靠在了邊緣。也許散文過於本色,未有抹粉塗脂,平淡因是一種境界,否則散文也就不會用“美”來體會。每每覓來新味的字,便會問你是否見過,怕之後你會責怪我的散淡。 每雙眼裡都有不同的光源,每雙眼裡也有著不同的感受。 美的故事在於淳樸感人,美的文字有著柔和的觸摸感,是的,讓觀賞者的感官達到了敏銳的極致,且又包含了無窮的蘊味。 文章來源:申維:在路上 |因為你不是西門子 | 央金的BLOG |艾斯苔爾和她的書 | 陳波潔-不孕 炎症 人流 |Eric's War Blog | 毛壽龍的BLOG |jamesford的部落格 | 管著嗎 |詩人芒克的BLOG |